當前位置:首頁 > 媒體關注 > 其他媒體

【楚天都市報】八旬水利老專家一座水庫半生緣

感恩水庫潤澤大地退休多年每天巡查

圖文:八旬水利老專家一座水庫半生緣

圖為:石老整理的水庫檔案

 

楚天都市報記者 周萍英 見習記者 樊碧波 通訊員 錢世云

一池碧波,滿目山河。位于襄陽市襄北石橋鎮與老河口市交界處的西排子河水庫,曾是新中國以來襄陽市襄州區最大的一座水庫,保障2萬多公頃農田灌溉,16.2萬人生活。

無論晴天還是陰雨,85歲的退休老工程師石日成每天必要到壩上走一走看一看。盡管退休多年,巡庫仍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事。

退休老人天天巡庫 一天一菜簡單生活

西排子河水庫離襄陽市區近兩個小時的車程。大壩下就是水庫管理處,石日成老人就住在管理處的老宿舍里。10月24日中午,記者推開一排紅磚瓦房的木門,石日成正坐在一張看不出顏色的老式飯桌旁盯著一臺21英寸電視機看新聞。

當日氣溫最低 12 ℃,最高23 ℃。石日成穿得不少,外套里面是秋衣加襯衣。“我喜歡住這邊,這里的溫度比市區低3℃。”他說。

今年85歲的石日成老伴已去世多年,現在一個人生活。門前屋后都被他種上了白菜、蘿卜等蔬菜。記者在灶臺上看到一碗當天中午吃剩的小白菜,能看到零星幾片肉片,小冰箱里還放著三四罐腌菜。“早餐面條,中餐干飯,一個菜,晚餐就吃剩的。”這便是石日成的一日三餐。

石日成有三個兒子,他本可以搬到市區過安逸的生活,但自1995年退休后,石日成卻很少離開這前不靠村后不著店的庫區。他說,每天不到壩上走一走看一看,心里放不下。“他每天早上6點準時出現在水庫大壩上,走完一趟至少半個小時,然后才吃早餐。”水庫管理處主任梁保雨說。

這還不算,吃完早餐后,石日成幾乎每天都要到各個辦公室去轉一轉,提醒當天值班人員一些注意事項。“辦公室的年輕人對這位水庫原工程師的監督已經習慣,他哪天不來我們還覺得不對勁呢”,辦公室一名正在辦公的工作人員對記者說。“只要是為水庫好,就算討人嫌,我也要提出來。”石日成回應道。

一把大火燒毀資料 三年尋回水庫檔案

水庫管理處保存著一本手工線縫的材料。160多頁的資料,紙張泛黃,邊角卷起,有些已經翻爛了。

這是石日成整理的水庫檔案,濃縮了水庫從上世紀60年代至90年代的印記。

西排子河水庫是1959年 10月開建,1965年11月動工擴建,趕在1966年汛期到來之前建成。石日成1976年從十堰竹山縣水利局調到西排子河水庫工作。1986年,時任工程師的石日成發現,這座水庫建設概況和基礎材料都找不到。“水庫是幾萬人歷盡千辛萬苦才建好的,但建好后,誰都說不清水庫的具體情況。”經了解才知道,水庫原始材料最初由一名技術員保管,但特殊年代中一場大火吞噬了所有資料。“沒有材料,既不知道歷史,也不清楚庫區基建情況。就像家里搞裝修,不清楚走線情況,后期維護很麻煩。”

石日成決定尋回歷史真相。但距離1966年建成完工時隔20年,資料搜集豈是易事。

石日成追根溯源摳線索,在鄉間小道奔走,逐門逐戶拜訪原施工單位、水利單位、參與工人,從散落的小筆記本、工地小報、設計圖紙中,尋找拼湊水庫的只言片語,一字一句抄錄成冊。3年奔走,苦苦尋訪,跑遍了能找到的建設參與者,最終整理成一本《水庫調度應用手冊》,清晰再現水庫建設脈絡。“石老整理的圖紙,讓我們清楚水庫的設計標準,為觀測提供了最好的參照。”梁保雨說。

有一次,大壩滑坡,許多專家圍著查問題,卻沒有絲毫頭緒。直到拿來石日成搜集的設計圖紙,對照一看,撥開了困擾大家的謎團,問題迎難而解。

通過石日成的歷史還原,1959年開始的水庫建設情景也重現人們面前。“那個時候,大家吃得苦,就想把這個水庫建起來。冬天冷手冷腳的,干部都帶頭下水。”提起水庫,石日成的記憶閘門洶涌打開,語速加快,仿佛回到那個激情燃燒的歲月。

水庫建成后,為當地人民的生產和生活起了很大作用。1981年,當地遭受百年不遇的特大干旱,其他灌區田禾枯萎,部分人畜飲水困難,受災10萬戶,55萬人。而同樣遭受干旱的西排子河水庫灌區卻到處青蔥一片,大旱之年農作物卻喜獲豐收,石日成親眼看到灌溉受益社隊(今鄉、村)帶上錦旗、放著鞭炮把水費提前送到水庫管理處。

不負領導殷殷囑托 巡庫當成人生大事

24日下午,陽光從云層后射出,靜靜地灑在西排子河水庫上。風平浪靜,水庫浩渺無波,猶如一塊打磨光滑的鏡面,倒映天光云影。

石日成又開始了中午的巡庫。“我們有3個專職的巡庫員。但是石老是老工程師、土專家,他巡庫大家更放心。”梁保雨對石老的技術十分敬佩。他說,每次水庫管理運營中有難題,石日成幫著出主意,還能另辟蹊徑,提出切合本地實際的土辦法。

上世紀90年代,石日成剛退休不久。一次他在巡庫時發現,水庫大壩內護坡銜接為直縫,長年累月風浪的洗刷、滲透,掏空了縫內的泥土,造成護坡懸空、破裂、塌陷,嚴重影響壩身安全。“這要出問題了,周邊家庭農田就要遭殃了。”石日成驚出一身冷汗。經過與省市專家會商,結合多年的專業檢測觀察,他創造性地提出了“偏差縫”方法,將大壩內坡重新用偏搭縫式進行混凝土護坡,讓灰泥板像碗口倒扣一般貼合,解決了大壩滲水問題。

“來了就沒離開過。”剛到水庫工作時,石日成是“半邊戶”,家里三個孩子上學,吃喝住用行,都靠他每月30元的工資擔著,但他卻很滿足。“那時候肉才3毛錢一斤,夠用了。”改革開放后,水利工程建設如火如荼,石日成這樣的技術人才成為香餑餑,但他卻還守著清貧的一方水庫,“當時領導跟我說‘你不能走’,我就不走了。”

一個簡單的交代,石日成老老實實地記在心上,一做就是一輩子。到現在,已經與水庫相伴43載。

2017年,石日成發現,離灌區15公里的黃馬支渠荒棄多年,農戶灌溉很成問題。他便建議疏通水渠,既解決了農戶用水難題,又增加了1500畝灌溉面積為水庫創收。

晚上6時晚餐過后,石日成又出門巡庫了。堤壩高出地面十來米,89級臺階上,他佝僂著身子,步履蹣跚,走一會兒就用手按按膝蓋。陽光將他的影子拉長,一截一截打在石階上。“人老了,爬樓梯膝蓋疼,能巡一天是一天喲。”他說。

打印收藏關閉我要糾錯
相關信息
彩票网站有哪些 彩界九号独胆 雪缘园比分 赚钱易平台怎么样 ns高达g世纪起源 赚钱 吉林麻将52麻将下载 秒速时时彩 7彩骗局 辽宁十一选五定牛0 重庆快乐10走势图 pc单机捕鱼达人 秒速飞艇玩法 pk10计划软件免费手机版 龙江微乐麻将齐齐哈尔 迷你电子记分牌led体育比分 时时彩包胆技巧 pk10最牛稳赚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