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水利新聞 > 圖說·深度

回眸崎嶇江堤那毅然向前的腳印

(陳建平)1983年3月上旬,一輛自行車載著簡單的行李,我來到離家百里的公安總段小虎西分段(現荊州長江河道管理局公安分局小虎西段)報到上班,正式成為一名水利人,那一年我18歲。 

小虎西段似一座稍大的農家小院,依虎西干堤而建,有朝東朝南兩幢半新不舊的十多間平房,黃土地面,院內沒有花草,也沒有樹木。由于地處偏僻,小院沒有通電,這對于年輕的我來說,夜晚的時光就顯得尤其難熬。煤油燈下,單位幾個小青年偶爾陪慈眉善目的退休老段長章三爹玩玩“十七個”(公安紙牌),或是各自關起門來看看書啥地。我甚至找來一本素描畫冊學著畫畫,偶爾也提筆寫些詩歌、散文之類的文字。如果什么事也不想做,便一個人靜靜地躺在床上,在枕下手表的滴答聲中慢慢入夢。遇到章田寺鎮上放電影,小鎮便像過節一樣,單位幾個年輕人一定要去湊熱鬧,劇場內外人山人海,進場時甚至可以把人擠得雙腳離地,“抬著”進去。第一次去影院,我的五顆上衣扣子活活地被擠掉了三顆,但只要有電影,大家還是忍不住要去,而且是懷著愉悅的心情。 

因為參加工作,家里為我制備了兩樣“重量級”的行頭:一輛鳳凰牌26型自行車,一塊上海牌手表。不要小看這兩樣物件,當年的三大名牌自行車鳳凰、永久、飛鴿可是相當于現在的寶馬、奔馳和奧迪車,上海牌手表么,就如現在的浪琴。每次回一百多里以外的家休假,無論酷暑嚴冬我都是騎自己心愛的自行車來回,很少搭車,當然個中原因也有客車班次少的緣故。外出測量施工,也舍不得將儀器腳架和塔尺、橫斷面尺綁在自行車上,怕壞了車子的漆水,寧愿自己扛得肩膀發酸。自行車每過一段時間,不管臟不臟也要清洗一番,然后細細地打上車蠟,直至油光可鑒這樣才心滿意足。 

1984年季秋,我由小虎西分段調至北閘分段(現埠河段),單位安排我任代市管理組工程員。管理組位于虎東干堤鮑家洲外平臺,有三間磚木正房供員工居住,另外三間偏房為廚房和豬圈,沒有通電,用水也要到門前的虎渡河里去挑。除屋南頭不遠處有一位袁姓老人搭棚居住外,方圓一公里內再沒有其他人戶,雖然孤寂,倒也清靜。 

管理組生活雖然清苦,但也不乏快樂。這年臘月二十四小年,一夜風雪,給蒼黃的原野換上了潔白的銀裝。管理組暖意融融,大家圍坐在石磙大的楊樹蔸旁烤火。一臉笑瞇瞇的炊事員老湯早早地升起了“紅泥小火爐”,將一條二斤來重的胖頭魚煎得兩面焦黃,加上老抽、陳醋,再把黃的姜、綠的蔥、紅的尖尖椒往上一撒,點上水,鍋里一聲滋滋,不一會,咕嘟咕嘟魚香味便彌漫滿屋。再炒上一碗鹽蠶豆,一盤豬頭肉炒芹菜,雖然沒有“綠蟻新醅酒”,但鄉下釀造的村醪喝起來也蠻上勁。三杯兩盞下肚,大家便覺得渾身暖洋洋的,不勝酒力的我臉頰泛起了紅暈。趁著酒興,大家談天說地,吃著講著,突然發現鬧起了煙荒,門外北風呼嘯,誰愿意頂風冒雪去幾里以外買煙呢?“煙粑粑”大老王開始在地上撿煙屁股,將煙絲摳出用紙卷起來抽,到最后煙屁股也被撿完。大老王便踏著積雪東倒西歪地到屋南頭窩棚里找到老袁頭,要了些他自己種的旱煙葉,卷成喇叭筒來抽。我也抽了一根,生煙絲味道雖有些苦,但卻比烤煙香很多…… 

新千年后,特別是近年來,公安分局加強了基層硬件建設,對所屬九個管理段、二十八個管理組分別進行了改建、擴建或是移址新建,管理組全面實現了“四通四小”(指通路、通電、通水、通網絡;小庭院、小菜園、小食堂、小豬圈),冰箱、彩電、空調、太陽能熱水器等電器一應俱全。管理段建起了圖書室,供員工借閱,管理組為員工購置了羽毛球、乒乓球和電動麻將桌等健身娛樂器具,員工業余生活得到極大改善,舒適的環境使廣大員工樂于扎根基層工作。九十年代開始,河道人的代步工具,逐步由自行車更換為摩托車。新世紀后,部分人又開始購置小轎車代步,現在河道人擁有小車百分率己達百分之五十以上。 

二 

我工作的代市管理組距埠河填20多公里,管理虎東干堤、水月圍堤合計長17.5公里。堤段為泥結石堤面,天晴三天便滿是厚厚的灰塵,出門時,摩托車需相間而行,否則前行的摩托車卷起的黃色塵龍會把后面的摩托車嗆得喘不過氣,睜不開眼。騎車不能穿深色衣服,否則塵土會將你的衣服沾成“黃狗皮”,頭發也會被染成“金毛”。如果是冬天穿毛呢,下車后,那外套甚至可以撣下斤把灰來,一點也不夸張。 

雨雪天氣則更倒霉,不知多少次,我們外出巡堤遭遇突發風雨,被淋成落湯雞不說,最糟糕的是堤面黏泥沾上自行車輪,帶進雨蓋殼,騎也騎不走推也推不動,最終只得將車扛在肩上,腳踏稀泥一步一步往組里走,落個“晴天我騎車,雨天車騎我”。如果是騎摩托車,只得就近將車放在路邊人家,走著回管理組。記得一次王家灣春季驗收測量,大家正在忙著,突然,天邊出現隱隱雷聲,不一會兒,狂風裹挾著烏云馬上到達我們的頭頂。大家收起測量工具,急忙往雙排座工程車上爬,車行不到二百米,大雨便傾盆而下,雙排座頓時在濕滑的堤面上“跳起迪斯科”來,車上的人只得下車幫忙推。這樣一路溜溜滑滑,好不容易才駛上了公路,大家渾身也被淋了個透,好多人回家后患上重感冒。 

每年的主汛期,堅守堤防陣地的河道人最怕的是雨天,這樣一是會增加發現和觀察險情的難度,最主要的還是行路難。泥濘的堤面自行車、摩托車、小轎車是徹底趴窩了,大家只能換上雨靴徒步。最怕那種雨后泥,這種泥像蒸熟的糯米一樣非常粘鞋,越走鞋上泥疙瘩會變得越大,提不起、甩不掉。拖著沉重的雙腿巡查回來,脫下雨靴,仿佛練了輕功一樣,走起路來身輕如燕。只是到了隔夜的第二天,兩塊腿肚子會鉆心的酸痛,走路也會一瘸一跛。不過經歷這次酸痛后,再沉重的雨靴也不是問題。遇到緊急情況,防指只得租用機動小漁船當交通工具。 

其實,江南的雨天是絕美的,尤其是知春的好雨時節。管理組門前籬笆邊的桃樹,枝枝桃花朵朵嬌艷,雨絲里落英繽紛,緋紅一地。開著紫白色小花的蠶豆苗隨風搖曳,摘一朵小花深嗅一口,整個春天的氣息頓時沁入心脾,那感覺怎一個爽字了得。湛藍的虎渡河在兩岸鋪天蓋地的油菜花海間蜿蜒流淌,幾只早歸的燕子在花海和起著微瀾的河面上比翼低飛。夾岸遠遠近近的農宅,絲絲煙雨中朦朦朧朧,猶如海市蜃樓。不遠處的渡頭,一位紅衣女孩撐一把青傘獨立雨中,青箬笠、綠蓑衣的艄公在河中央奮力搖櫓……好一幅絕美的春景圖! 

“九八抗洪”后,國家更加重視河道堤防的建設,2002年荊南干堤、2015年虎東干堤分別改造為砼堤面。至此,公安分局泥結石堤面時代徹底結束,那種雨天一身泥,晴天一身灰的日子從此一去不復返。 

三 

新世紀前,手機還不是那么普遍。記得“九八”抗洪那年,也只有參加防汛的縣局的領導們才有手機。當時手機信號也不好,為了找信號,電話常常是邊走邊打,有人打趣稱“移動電話移動打,聯通電話聯通難”,也名副其實。記得一次,房管局陳局長習慣性地走著打電話,慢慢地只見他爬上了堤,最后竟然攀上了堤面一輛貨車的車頂,站在車頂聲嘶力竭地吼著把電話打完,那個費勁的畫面,現在想來都有些好笑。 

2003年前,公安分局上下通訊靠一條水利專線。分局下設九個管理段,每個管理段為一個區域,根據需要串聯數量不等的話機。電話是那種黑色的手搖機,一部電話搖起,區域內所有的電話都會響起鈴來。電話打給誰靠鈴聲的長短、次數進行區別,比如說二長聲一短聲代表埠河段,二長聲二短聲代表雷洲組,三長聲一短聲代表馬家嘴閘,依此設置、不一而足。電話沒有什么保密可言,一部電話通話,全區域都可以接聽。如果要與區域外聯系,就搖一長聲,由位于黃金口的總機給你接轉。 

最難受的是接聽記錄鎮防指的防汛電話,那是一個繁瑣而漫長的過程,先要等鎮防指按鈴聲長短信號將五個管理組電話一一搖通。需要說明的是,鎮防指將一個電話搖通后,這部電話必須先掛斷(否則再搖電話就不會響鈴),等待鎮防指搖通下一個電話,這樣折騰好久才能將所有電話一一接通。記錄電話是一個痛苦的過程,接聽電話的人一手將話筒送到耳邊,一手握筆對電話內容進行逐字逐句記錄。因為記錄者的水平有高低,速度有快慢,五個接聽電話中常常出現此起彼伏的“慢點講、慢點講、快點啊、快點啊”的打岔聲,或是防指那邊說到下一句好久了,還有人在問上一句是什么,電話里吵吵哄哄,天氣又熱,急也要急出一身臭汗來。 

特別是夜間,蚊蟲又多,飛機般嗡嗡叫著對人展開一陣又一陣的圍攻,接電話的人又騰不出手來驅趕,直咬得人渾身上下大包小疙瘩,瘙癢難耐。昏暗的煤油燈下,感覺那電話總是沒完沒了,經常是省里的文件,縣里的精神,鎮里的指示,某書記說幾條,某指揮長講幾點,林林總總,一記就是大半本。電話記錄完畢,又馬上要準備幾支筆,將電話內容謄抄十幾份,及時分發到每個村的防汛哨屋。因為個人水平等原因,電話記錄常常出現許多叫人啼笑皆非的錯別字或謬誤,因為記得匆忙,字跡潦草,有時記錄者自己寫的字連自己也不認得,這種情況下,只得再拔電話到鎮防指進行校對…… 

新千年后,公安分局逐步對系統內通訊方式進行了現代化的升級改造,普及了程控電話、手機、傳真機、網絡電腦,傳輸文字、圖片或是語音、視頻資料,只需動個手指頭,分分鐘即可搞定。 

四 

記得1983年在小虎西分段首次參加防汛,一次我獨自巡堤到鱔魚垱子堤段,在距堤內腳三十米外的水田里發現很多蚯蚓洞般大小的翻沙鼓水群,初出茅廬的我被嚇得驚慌失措,急忙跑到辦事處防指去報險。小個子的段主管工程員老牟聽完我的匯報,神秘地一笑,然后和我一同抵達出險現場,在逐一將翻沙鼓水群查看完畢后,牟工告訴我,翻沙鼓水是這個堤段的老險情了,只要不出現冒渾水和涌沙現象,一般不需要進行處理,但要加強觀察,如發生變化就必須采取相應的處理措施…… 

在后來的防汛歲月里,在荊南干堤、虎東干堤,只要達到警戒水位以上,散浸、漏洞、管涌等險情就會大量發生,原來在我們的堤防他竟是如此脆弱!特別是“九八抗洪”那年,長時間高水位浸泡,導致干堤各種險情雨后春筍般出現,身為工程技術員的我,那種如履薄冰、風聲鶴唳的感覺,至今仍在心頭揮之不去。 

2003年荊南干堤加固工程圓滿竣工,2015年“荊南四河整治”虎東干堤加固工程完滿告竣,工程包括干堤全堤段加高培厚,堤基防滲處理,堤身錐探灌漿,險工險段拋石固腳、削坡護岸,水閘改建、加固,新建防汛哨屋等。通過一系列整治,近年來干堤主汛期各種險情明顯減輕減少,或是消失,汛期設防水位也向上調整了0.5米。 

韶光易逝,不知不覺我將到退休年齡。三十多年的堤防管理工作,我見證了公安分局河道堤防從落后到現代,從衰微到繁榮,從柔弱到強大,從危境到安瀾的發展歷程。雖然曾經苦過累過,但我們同時也幸福著,因為河道人懂得感恩,知道滿足。路漫漫其修遠兮,只要我們始終懷揣一顆“變水患為水利,讓江河造福人民”的初心,牢記使命、砥礪前行,我堅信,我們的水利事業及河道人的明天一定會更加輝煌。

打印收藏關閉我要糾錯
相關信息
彩票网站有哪些 球盘体育比分 贵州11选五预测软件 湖南幸运赛车预测 p3试机号 pk10滚雪球全天计划 现在做代理赚钱免费的 蓉李记吃赚钱吗 麻将平台app下载 Ti电竞比分网 初年传怎么快速赚钱 森林龙江麻将app下载 新时时彩稳赚技巧lm0 快3助手app下载 河北十一选五中奖金额 快乐十分前三直破解 下半年投资什么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