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 > 專題集錦 > 水利文化 > 文化拾零 > 文學作品

詩詠蘭花怡芬芳

(陸劍)蘭花,以質樸文靜的氣質、高潔典雅的品格為世人所喜愛。古代詩人通常以“蘭章”喻詩文之美,以“蘭交”喻友情之真,詠蘭之詩層出不窮,讓人品味不盡、陶醉不已。

蘭花香在清淡悠遠,聞之令人神清氣爽,美在不媚人,以香驚魂魄。清代詩人程樊詠嘆道:“蘭為王者香,芬馥清風里。從來巖穴姿,不競繁華美。”贊喻蘭花清香遠致,芬芳無二;明代詩人李日華寫蘭花的香極為傳神:“懊恨幽蘭強主張,開花不與我商量。鼻端觸著成消受,著意尋香又不香。”此詩的微妙之處是道出了蘭花香在是有非有之間。杜牧贊蘭花之美:“蘭溪春盡碧泱泱,映水蘭花雨發香。”其意則表明蘭花沾了水露,則愈加清香,實為花卉之首。香,實乃蘭花之魂!

蘭花葉姿飄逸,端莊雋秀,引發諸多詩人的詠懷和稱頌。宋代田園派詩人陶淵明賦詩道:“幽蘭生前庭,含薰待清風。清風脫然至,見別蕭艾中。”此詩意指幽蘭生長在前庭,含香等待沐清風。清風輕快習習至,雜草香蘭自分明。詩人以幽蘭自喻,以蕭艾喻世俗,表現自己清高芳潔的品性。清代詩人劉灝寫蘭花之枝格外生動形象:“泣露光偏亂,含風影自斜。俗人那解此,看葉勝看花。”從詩中可見,蘭葉碧,清姿舒,其線條婉轉流暢,以淡雅之品味,成審美之極致。清,方為蘭花之形!

蘭花不同于眾芳,從來不熱烈張揚,開落沉寂,不求人知,透著“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”的淡泊與自愛。清代皇帝康熙寫有一首《詠幽蘭》:“婀娜花姿碧葉長,風來難隱谷中香。不因紉取堪為佩,縱使無人亦自芳。”詩中道出蘭花不趨俗,不喧嘩,獨自開,真性情,彰顯出“君子獨慎”的美德,以詠蘭寄托自己崇尚高潔的情愫。明代詩人董其昌有詩云:“綠葉青蔥傍石栽,孤根不與眾花開。酒闌展卷山窗下,習習香從紙上來。”此詩表達了作者在種蘭畫蘭賞蘭憐蘭的過程中,追求與蘭融為一體的人格理想。幽,才為蘭花之韻!

蘭花品性忠貞。古代詩人對蘭花的忠貞極為贊美,屈原吟詠蘭花“香草美人”,稱蘭花為人生伴侶。他在《離騷》、《九歌》等詩篇中寫道:“浴蘭湯兮沐芳,華采衣兮若英。”“秋蘭兮青青,綠葉兮紫莖。滿堂兮美人,忽獨與余兮目成。”……屈原筆下,蘭花是有生命的。托物言志,他希望天下有德君子施行“美政”,痛恨禍國殃民之徒;他以蘭明志,其志如磐,展示了浩氣長存的堅貞情操;他以蘭花品德為風向標,寧可赴江殉國也不屈服,為后世樹立了為國擔當的豐碑。貞,正是蘭花之性!

“氣如蘭兮長不改,心若蘭兮終不移。”古代詩人詠蘭之詩不僅給人們帶來沁人心脾的美好感受,而且讓讀者心靈得到滋潤,以此提升品德修養。我國以蘭為名者甚多,筆者摯友也將蘭字鑲嵌在大名之中,其品行似蘭花一樣質樸文靜,其品格如蘭花一樣高潔典雅,其為人像蘭花一樣低調純真,其容貌若蘭花一樣端莊雋秀,令人十分感動。筆者受其古詩的熏陶和摯友的感染,寫下《詠蘭》小詩:隱在深山不張揚,飄逸綠葉顯端莊。含風泛露美藏身,玉莖淡雅溢清香。修長扁平斜線條,令人聞之神情爽。堅貞操守碧姿容,陶冶心靈更芬芳。

愛蘭、詠蘭、學蘭、品蘭是中國人的傳統美德,也是“自尊自立自愛”精神的傳承,更是立身鑄魂的修養基點。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,初心和使命正是共產黨人的出發點與原動力,黨和國家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制定了宏偉的“路線圖”,讓蘭花在“不忘初心、牢記使命”的征程中,永遠散發怡人的清香,永遠激勵共產黨人“牢記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們的奮斗目標”這一根本任務!

打印收藏關閉我要糾錯
相關信息
彩票网站有哪些